為什麼我們現在還要流熱血 (回洪蘭 《別讓前人的熱血白流》)

Published on:

令人尊敬的洪蘭教授, 最近寫了一篇《別讓前人的熱血白流》
我在哭笑不得的同時, 也嚴肅地想到, 這其實並不只是洪教授個人的想法
許多老一輩的人可能抱有相同的看法

所以我決定來誠懇的說明一下, 我們這群年輕人到底在幹嘛

讓我先引用一下洪教授的最後一段話

沒有八二三炮戰死難的士兵,就沒有今天的台灣,到處抗爭、隨意翹課、丟鞋子打人時,回頭想一下,我們有沒有辜負當年犧牲者的期望,使台灣變得更好?他們的熱血有沒有白流?

我也直接講結論, 我們現在做的這些事情, 就是為了不讓前人的熱血白流

洪蘭教授十分景仰那些在戰場中犧牲的老兵, 這點我的看法完全一致

因為當年八二三炮戰死難的士兵, 台灣(或中華民國)保住了主權
讓我們現在可以生活在一個勉強堪稱民主的國家
而免於受共產黨統治

而還有另外一群老兵, 或被逼死或吃了政治獄的牢飯
讓我們現在可以脫離一黨一家的獨裁統治
讓洪蘭教授可以自由的高談闊論, 讓小學生我也可以大放厥詞

而我們這些後人, 卻失去了前人的奮鬥精神, 不務正業
軍中死了一個人就聚眾上街, 薪資不如意就哇哇大叫, 死了一個藥房老闆就亂扔鞋子?

不, 不是這樣的, 洪教授
請洪教授想想, 你所景仰的那些前人, 那些沙場勇士, 是為了什麼而奮鬥犧牲?

那些對抗法西斯政權 對抗獨裁者而殉國的勇士們 理當為人傳頌
但士兵們若戰死在一場荒謬醜惡石油爭奪戰之中 會甘之如飴嗎?

如果為了保家衛國而戰死沙場 我們可以在鋪上國旗的棺材邊為他流淚

但對於枉死於軍中陋習與惡意凌虐的年輕人
我們應該默默為他送行 還是站出來反抗這個殺人的體制?

我隨手拿起一本書正好是NBC新聞主播布羅考(Tom Brokaw)寫的《最偉大的世代》(The Greatest Generation)。在台灣發生洪仲丘命案、女大學生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在生日當天從飛機上跳下自殺的時候,這本書看了令人不勝唏噓。我們的社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請讓我稟告教授, 我們的社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以前老兵們的犧牲,
讓我們現在保有民主國家的主權, 並得到了實質的民主政治

但現在的政府卻想草率的簽下很可能危及國家主權的服貿協議

但現在司法體系淪為總統的政治鬥爭工具,
人民的家園被假公共利益之名剝奪來圖利少數人物, 我們的民主面臨巨大危機

現在, 我們發現那些老兵死命拚取來的成果正一步步的被一群壞蛋和蠢蛋踩爛

請問洪蘭教授, 您認為面對這種情境, 我們的合理作為應該是什麼?

前人流血流汗的犧牲, 栽下了一株小小樹苗
如果我們可以安然地坐在樹下乘涼, 我們理所當然會這麼做

如果只要每個人在自己的位置上, 盡自己的本分努力工作
民主政治機器就可以正常運作, 國家就能進步繁榮, 那我們當然會這麼做

然而我們看到政府恣意妄為, 議會混亂揚塵, 媒體則盡責的翻拍 Youtube 影片
然而我們身處在一個年輕人如何努力奮鬥都還只能領到 22k 的悲慘世界中

說到 22k, 我想洪蘭教授應該很難體會吧

您大概會像其他許多長輩一樣, 勉勵我們要努力充實自己的能力
成為一個有價值的人, 就不會領 22k 了

但您一定不知道有多少人只能領 22k, 有多少人連 22k 都領不到

一個人缺乏能力而只配領微薄的薪水 那是一個人的問題
但當一個社會裡大多數人都無法獲得合理薪資時 那就是整個社會的問題了


就像在蝗災飢荒中, 皇室貴族依然可以酒池肉林
再如何病態如何窮困的社會, 都還是有這麼一群人可以坐在高塔上搖著安樂椅, 過著愜意的生活

而在高塔上的那群人, 會溫馨的提醒塔下的人們要努力爬上來
去成為隨便炒炒地皮就可以獲取暴利的建商
去成為隨便關說個標案就可以收取回扣的民代
或者是隨便亂翻譯個科普書籍就可以坐領版稅的學者

我在此也誠心的像那群人道謝, 因為他們所說的確實中肯

無論這個社會如何不均, 只有 10% 5% 甚至 1% 的人能過上好生活
去成為那 1% 的人, 還是遠遠比去改變這個不公不義的社會來得輕鬆容易

我想聰明的人們, 應該都會選擇努力地去爬這個窄小的梯子

洪教授, 再看看那些不務正業的學生們吧

他們之中, 不乏許多知名大學的學生們
對他們而言, 要爬上這座塔更是比其他人們輕鬆得許多

但他們沒有選擇踩著別人的頭往上爬
而是站在塔下, 努力扶著這個快被塔頂的人們坐垮的塔

如果您是他們的師長, 他們的父母, 您大可把這群蠢蛋痛罵一頓

但是您應該尊敬他們, 就如同你尊敬那些壯烈犧牲的士兵一樣

他們沒有放下槍, 逃出戰場追求自己的安逸
反而堅持信念, 選擇了最困難的挑戰而奮鬥著

這就是您所尊敬的精神不是嗎?

但我, 憤青一條, 卻無法抱持那樣單純尊敬
而是更多的憤恨

為什麼那些前人的後人們,
徒徒瞻仰前人精神, 而不肯花百分之一的氣力去維護前人的建樹?

為什麼他們可以安然坐在最穩固的角落, 看著周遭壁垣剝蝕崩離而不思修補?

為什麼他們可以將前人的成果享受殆盡, 讓更後的的後人們得在殘渣中掙扎求生?

為什麼前人的血汗沒帶領我們前進, 讓我們現在還得不斷地流下熱血?

然而憤怒之餘, 我也有所自省

報告教授, 我會努力向您學習, 而不去成為那樣的人們
至少這樣我可以告訴我的子孫: 我沒有把祖先豐美的果實吃光, 而將酸澀苦果留給你們
而不會淪為只能感嘆子孫不成材的老頭兒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著作由TeenSuu Lin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釋出。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